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黑眼(dsj)的博客生活

—— 倾 听 与 被 倾 听 都 是 一 种 快 乐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完 美 米 兰(文/黑眼)  

2009-11-01 11:48:39|  分类: 文海潜泳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  文/黑眼

 
 

WANMEI MILAN  

  大巴在通往浦东机场的高速公路上疾驶,车速已经达到极限。全车人的眼睛都叮着驾驶座右上方的挂钟,仿佛听得见秒针卡嚓卡嚓的无情跳动声。

  飞机航班将于7点20分起飞,现在时间是7点零8分……   

   终于驶进了机场专用的车道,候机厅的圆顶已经呈现出它巨大的轮廓。然而,就在此时,就在我们乘坐的客车侧上方,天空中,一架银白色的波音747闪烁着眩目的灯光呼啸而上。

  我们最终还是延误了航班。

  这是在2001年11月13日。当天下午3点钟,客车从杭州灵隐寺出发,直奔上海浦东机场。按理时间是充裕的,问题出在司机不熟悉道路,出杭州城就用了将近一个小时,出了上海莘庄收费站后,又走错了一段路。  

  晚10时许,我们重返上海,住进饭店。离开贵州20多天,看也看够了、玩也玩腻了,许多人已经是囊中羞涩;单位上紧迫繁重的工作不容许人们继续徜徉在外,家中妻儿老小盼望亲人早日归家。误了机,意味着至少还要在上海呆两天,大家十分着急。至于机票报废的经济损失,大家倒还不在意-——因为往返的交通费是由会议的组织者承担的。

  我们这一行中,最着急的是米兰。她男朋友将于11月16日启程,飞赴法国。(听说他是一个英俊有为的年轻人,出生在温州,在贵州建立了他的事业基础。眼下,有一帮温州人在法国经商,初具规模。他父亲催促他立即动身,去给他做助手。)米兰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,几乎每隔半小时就同她男朋友通一次电话。然而买不到明天的机票,后天的?据说也很困难。米兰漂亮的瓜子脸拉长了,眉头紧皱。和我住一个房间的小杜忍不住称赞说:她愁眉苦脸更加漂亮,真是个现代西施!我沉下脸说:你还有心思观花赏月呀!但我却也忍不住朝米兰站立的方向看了看。的确,她很美,但我觉得她最动人之处不是那精致的恰到好处的五官,而是她脸上总是浮现出的那种高贵富丽的神色。是的,这是一个天之娇子,幸福,注定了要终身陪伴着她。

  14日,在焦急与无奈中度过了上半天。酒店的豪华、从顶层上可以俯瞰的上海的繁华与浪漫、膳食的精美,统统都吊不起大家的胃口。下午三点,终于传来好消息:上海朋友辗转搞到了明天晚上的机票!

  米兰精致的脸上漾起了笑容。

  惊魂未定的我们经过磋商,决定15日下午4时准时出发。看得出来,大家都在期待着这一刻的到来。

  15日上午12时,我们用过了此次上海之行的“最后的午餐”,尽管还有整整四个小时,但大家都不敢贸然外出。管事的人提议道:到三楼歌舞厅去休息休息吧!于是大家带好了行李,到了三楼歌舞厅。热情的饭店经理吩咐员工打开了音响,音乐声飘荡起来。几个人争着邀请米兰跳舞,她笑盈盈的,同所有邀请者配合着。白皙的肌肤、动人的笑容、翩翩的舞姿、高雅的神态,她,很美丽,很快乐。

  3时50分,头儿提议大伙合唱一首“春天的故事”,大家一边唱,一边攥紧了各自的行李包。歌曲的最后一句刚刚唱完,大家都迫不及待地提上行李包往外走。这时,一个意外的情况出现了:一个刚才一直默默地站在旁边听我们唱歌的陌生人,忽然走上歌台,拿起了话筒,用一种带着明显闽南方言味的普通话说道:朋友们,我是一个漂泊四方的游子。今天你们的歌声感染了我孤独的心,我也想唱一首我喜爱的歌,希望你们喜欢!说完,他提示了一下管理员,一曲《牧羊姑娘》的引子就轻柔地响起来。

  我不禁看了看他。这是一个年约5旬的男子,中等微胖的身材。下身着一条白色休闲裤,上身穿一件暗红色的“鳄鱼”牌T恤,下摆很随意的扎在裤中;脚上是一双锃亮的棕色皮鞋。他非常动情地唱着,嗓音浑厚、略带沙哑,有一种深沉的沧桑感从他的歌声中溢出。然而,我跟大伙儿一样,已经没有心情来欣赏这歌声了。

  十多个人,在半分钟之内离开了这大厅。我走出去的时候,回头看了一下,我吃惊得差点喊叫起来:她、米兰,还站在那儿!她默默地站着,双手并列在胸前,提着她那只精致的手提箱,亭亭玉立。她是这大厅中唯一的观众。她专注地听着,清澈的双眸注视着显示屏中的画面。我注意到那男子的嗓音开始哽咽,眼泪从他略微下陷的眼眶中淌出来……

  我没有留下来。我怕再一次误机。我是最后一个登上大客车的人。当我进入车厢的时候,浑身的细胞都感觉到人们不满的眼神。小杜低声咕哝了一句:你是怎么搞的,让大家等你,你不知道大家都很急吗!在人们的催促下,司机仓促启动了发动机。我大喊一声:“米兰还在里边!”没有人搭理我,包括非常崇拜她的小杜,包括所有那些曾经争着请她跳舞、向她献媚的绅士们。

  米兰最终还是赶上了航班,她乘坐一辆的士,比我们稍晚赶到了机场。

  她和我邻座。她衣饰上散发出阵阵法国香水的清香,多少有一点像我在家乡闻惯了的兰草的气息,只是那香味多了一点古希腊雕塑那样的神秘味。机舱中异样的宁静,那是因为人们的灵魂都沉思着。我在默默中凝望舷窗外灿烂的星空,有一种澄明纯净的感觉浸润着我的全身......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2002.11.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  
 
    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4)| 评论(1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